fbpx

  那天,我帶著Candle在教室門口遇到第一個成員時,他神色緊張的問我:
「這是緝毒犬嗎?」
「不是啦~她是療癒犬啦!」
「喔~~~~」
  我看到他深吐了一口氣,肩膀放鬆許多,如果是我,我可能也會很緊張吧,怎麼參加個研習連緝毒犬都來了?

  這就是動物輔助治療的特色之一,大家總會把自己投射在療癒犬身上,於是常動手打人的孩子覺得狗狗很兇、憂鬱的孩子覺得狗狗不開心……同一個時刻同一隻狗,大家卻有著不同的理解。

  但也因此為這樣的非自願團體創造了輕鬆的氣氛,讓成員們願意多談一點、多嘗試一點,我們練習自我覺察、體驗與他人互動產生正向連結……三個小時笑聲不斷。

  團體結束前的回饋,有位成員分享:「我發現狗狗的潛能是無限的,而我們人好像也是。」很感動也很感謝於他在團體中的投入,這是那個下午Candle教他的事,而他也能反思到自己身上。

  國外動物輔助治療在藥癮者的應用上行之多年(甚至有些醫院會負擔治療性動物的醫療費和飼養費,羨慕阿),而國內這樣的案例卻少之又少。

臨走前某個成員問我:「我們還有什麼機會可以見到療癒犬?」這是很為難的問題,我們看見了成員的需求,但卻期盼我們不需再見(再見面表示再犯了)。

  希望未來有一天,我們可以相見在成癮之前,或許我們會有機會一起找到除了用藥以外的更多可能,去面對人生。

#療癒犬
#動物輔助治療
#藥癮團體

2018.05.28 雲林衛生局 藥癮團體 活動紀錄
標籤: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